新欢外交官自主思考,多方查证,择善而从;照着讲本意,接着讲己意,由本意到己意。 共读《论语》第十一期-咱们一起读经典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01

自主思考,多方查证,择善而从;照着讲本意,接着讲己意,由本意到己意。 共读《论语》第十一期-咱们一起读经典

露珠的长帆2018/7/2322:36:32贵叔,有个问题露珠的长帆22:43:53我读华杉讲论语的时候都是先看中华书局那本,自己先理解一波,然后再去读华杉的那本,想和人家的做个比较。(这个方法好)问题是这样的:我发现我的理解和华杉的大部分还是可以对的上的,但是:有一些理解他似乎引申的过多了。有一些理解他有标新立异之嫌,而且新的似乎过火了。按照他说的,不能有胜心,可如果按他这么理解,那也是胜心啊!这本书里还有些理解的矛盾。比如前面说勇者无惧,后面又说圣人什么都怕?他这样是不是太绝对了??这不会是为了卖书而故意说一些这样的话吧。那似乎和‘’震惊‘’俩字很像啊!总而言之就是感觉这本书还是有一些问题,不能全部按他的理解来。(肯定的,用这本书是因为它讲得细李允浩,有现代感)可是他又说不能说?诡异红尘俗人2018/7/2322:45:15读《论语》不可能只读一种解读露珠的长帆2018/7/2322:46:33但是有些理解明显服不了人红尘俗人2018/7/2322:46:46比较着看,择善而从,用系统思维来检验,你所提到的问题,实质是解释系统的内部矛盾。红尘俗人2018/7/2322:47:49有矛盾就需要调整,以实现解释的“自洽”。露珠的长帆2018/7/2322:48:05那又应该如何调整?红尘俗人2018/7/2322:49:18一是自主思考,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一是多方查证,反复比较,择善而从。
露珠的长帆2018/7/2322:50:35嗯,对?(?^o^?)?
红尘俗人2018/7/2322:51:25伟人思想都具有空框结构,后代人就往里边填自己的东西露珠的长帆2018/7/2322:53:10所以每种学说都在变化吧红尘俗人2018/7/2322:53:10这样会出现两种情况:照着讲本意,接着讲己意。于是就构建起庞大的思想体系。露珠的长帆2018/7/2322:53:47孔子不是说他所说所做的都是上古的贤士做的吗?红尘俗人2018/7/2322:54:09有所损益。论语·为政【原文】2·23子张问:“十世(1)可知也?”子曰:殷因(2)于夏礼,所损益(3)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露珠的长帆2018/7/2322:55:29那我们应该是遵从本意还是己意?红尘俗人2018/7/2322:56:29由本意到己意红尘俗人2018/7/2322:57:11读懂《论语》是为了建构自己的思想红尘俗人2018/7/2322:59:26《论语》等经典是胚芽,是根系,也是主干,是不断生长的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0:35看来还要多想啊还没悟透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1:12谢谢贵叔
红尘俗人2018/7/2323:01:59你是科学家,有哲学思维更好!红尘俗人2018/7/2323:03:06读这些元典就是锻炼自己的思维!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3:20说起这些的话,据说顶尖的物理学家都会哲学
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3:31明白!!红尘俗人2018/7/2323:04:20步步高,你行的!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4:36谢谢,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4:49贵叔我睡了露珠的长帆2018/7/2323:04:54拜拜红尘俗人2018/7/2323:05:11晚安
叶朗:“照着讲”和“接着讲”
冯友兰先生有一个提法:“照着讲”和“接着讲”。冯先生说,哲学史家是“照着讲”,新欢外交官例如康德是怎样讲的,朱熹是怎样讲的,你就照着讲,把康德、朱熹介绍给大家。但是哲学家不同。哲学家不能仅限于“照着讲”,他要反映新的时代精神,要有所发展、有所创新,这就叫做“接着讲”。例如,康德讲到哪里,后面的人要接下去讲;朱熹讲到哪里,后面的人要接下去讲。
冯先生说,这是哲学人文学科和自然科学的一个很大的不同。我们讲自然科学,可以离开科学史;但讲哲学则必须从哲学史讲起,学哲学亦必须从哲学史学起,讲哲学都是接着哲学史讲的。例如讲物理学,不必从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讲起;讲天文学,不必从毕达哥拉斯的天文学讲起。但讲西方哲学,则必须从苏格拉底、柏拉图的哲学讲起。所以,就哲学的内容说,讲哲学是接着哲学史讲的。
人文学科的创新离不开“接着讲”。我们的人文学科要有所创新,应该从这些前辈大师那里“接着讲”。“接着讲”不是“照着讲”,它是突破、是扬弃、是创造、是发展。“接着讲”,从最近的继承关系来说,就是要站在21世纪文化发展的高度,吸取20世纪中国学术积累的成果,吸收蔡元培、朱光潜、宗白华、冯友兰、熊十力等前辈学者的学术成果。
学术研究的目的不能仅仅限于搜集和考证资料,而是要从中提炼出具有强大包容性的核心概念、命题,思考最基本、最前沿的理论问题。“接着讲”也不是专注于研究大师本人的思想,而是沿着他们开创的学术道路,在新的时代条件、时代课题面前做出新的探索。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学术焦点,这形成了每一个时代在学术研究当中的烙印。“接着讲”的目的是要回应我们时代的要求,反映新的时代精神。这必然推动我们对前辈学者的超越。
我们已经进入了21世纪。新的时代条件给我们提出了理论和实践上的新问题,其中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人们的物质追求与精神生活之间失去平衡。一旦物质的、技术的、功利的追求在社会生活中占据统治地位,精神活动和精神追求就会被忽视、被冷淡、被挤压、被驱赶。这样发展下去,人就有可能成为没有精神生活和情感生活的单纯技术性和功利性的动物。因此,打破物质的、技术的、功利的束缚,丰富精神活动和精神追求,就成了时代的要求、时代的呼声。中国当代哲学应该回应这个时代要求,更多地关注心灵世界、精神世界。

文章归档